肯尼亚 众生的伊甸园

2015-01-30 14:37 来源: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澳门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这里深谙舒适与享乐之道,正像一位作家所形容的:“她神秘而狂野,是摄影师的乐园;她是你心中所愿,经得起任何诠释;她具备所有的面貌,从不枯燥无聊。”

    肯尼亚历来被称为“富人的度假乐园”。20世纪初,“到肯尼亚去”已是欧美上流社会最愿意谈论的话题之一,每年都有大批西方绅士淑女坐着轮 船,再转乘冒着浓烟的火车,受尽颠簸之苦进入东非大陆。无论是真有冒险天性还是喜欢附庸风雅,总之这会是一趟值得大大炫耀的旅行。即使在今天,对名流显贵 们来说,去肯尼亚度假依然是一件相当有面子的事情。 1935年海明威在他著名的肯尼亚狩猎札记《非洲青山》中写道:两个美国人到肯尼亚做一次“像样儿的”狩猎旅行,大概需要2万美金。在那个年代这毫无疑问 是笔巨款,因此去不去得起肯尼亚打猎也是财富的一个分水岭。然而昂贵并非肯尼亚被定义为“奢华旅行”的唯一理由,甚至不是最重要的。

    人们为什么爱东非?因为这里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野生动物观赏区,人类能够像伊甸园时代那样,与无数美丽的生灵亲密接触,荒野中的旅行永远都藏 有无限惊奇;因为这里深谙舒适与享乐之道,正像一位作家所形容的:“她神秘而狂野,是摄影师的乐园;她是你心中所愿,经得起任何诠释;她具备所有的面貌, 从不枯燥无聊。”

    与长颈鹿共进早餐抵达前,已经看过太多长颈鹿庄园(Giraffe Manor)的报道,“世界十大新奇酒店”、“全球十大浪漫酒店”排行榜都离不了它的名字,这里早已成了全球游客蜜月度假以及家庭亲子游的梦想之地。庄园 栖居着6 只罗特希尔德长颈鹿,它们是世界上最宝贵的长颈鹿品种之一,仅次于尼日尔长颈鹿。

    拯救罗特希尔德长颈鹿的保护项目于1974年在这个庄园开始,当时一名苏格兰伯爵的孙子克• 雷斯列• 梅尔维勒和他的美国妻子贝蒂购买了这个庄园。随后他们把两只濒危的罗特希尔德长颈鹿引入庄园。现在生活在这里的是第三代、第四代长颈鹿。庄园处处老式苏格 兰狩猎屋的设计,屋子前草坪翠绿。庄园房舍所处地势较高,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远处壮丽的恩贡山(Ngong Hills)。 “Lynn、Marlon、Daisy、Betty…”,庄园主人卡尔• 哈特雷(Carr-Hartley)夫妇给他们家的6只长颈鹿都取了名字,并以长颈鹿的名字来命名他们的6个房间。而墙上的照片、绘画、雕塑,甚至是花瓶 的柄,也是长颈鹿优美的模样。这些长颈鹿,优雅地在庄园里踱来踱去,喝喝水,吃吃庄园墙上的叶子,或者用湿润、粗糙的长舌头,从你的手心卷走零食吃。你所 要做的,就是住下来,爱上它。

    每天快到9点的时候,庄园里的6只长颈鹿就会漫步到房前,穿过窗户或者门,把脑袋探进房间里寻找美味早餐。即使在二楼的房间的窗台上,也备 有一桶给长颈鹿吃的零食。躺在纯白床上,不用你做一个喂长颈鹿的梦,长颈鹿也会从窗户外伸头进来,缠着你要零食吃。当它们扑闪着长睫毛深情地凝视你的时 候,真是把所有零食给它吃都甘愿。庄园主楼一侧,还有一间特别的套房,主人卡尔• 哈特雷夫妇把它命名为“凯伦• 布里克森套房”。这位丹麦女作家出版了著名的《走出非洲》,在最后告别肯尼亚时,把她的梳妆台送给了前庄园主人,如今就安置在这所套房的入门右侧。恩贡山 上最高点Pt Lamwia不远处,是丹尼斯• 芬奇• 哈顿之墓,那是凯伦的情人。如果当初丹尼斯能回来,凯伦的爱情是不是有个完满的句号?下午茶的时候,女主人唐雅(Tanya)奉上香浓的肯尼亚红茶,邀大 家一起享用庄园大厨私家手工制作的美味糕点。森林里还跑出拙笨的小豪猪,赖在长颈鹿脚边,贪心地也要些吃的。耳边,鸟叫正酣。远处,天高云淡,满目青翠。 那只叫Helen的长颈鹿,正在舔走我们手心的零食。

    飞越马赛马拉

    清晨5点起床,喝杯咖啡吃点饼干,在太阳升起前就出发去寻找动物,大概上午10点天热时回到度假村,再补吃早餐;休息,然后午餐,午睡或者 游泳、看书;下午4 点左右再出发去寻找动物,大概7点太阳西沉后回到度假村;然后晚餐,欣赏当地马赛族人的舞蹈或者看书,睡觉。这就是典型的马赛马拉生活。

    马赛马拉的时间,是以动物为中心制定的。动物活动人出动,动物休息人也休息。在马赛马拉,动物才是主角。马赛马拉保护区始建于1961 年,面积达1800 平方公里。保护区内约有95 种哺乳动物和450 种鸟类,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

    世界自然基金会网站2006 年8月23日公布了网民投票选出的世界十大必游之地排行榜,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名列第四。世界自然基金会网站评论说,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是非洲最 令人震撼的野生动物园之一。尽管狮子是马赛马拉的主宰,但这里最著名的却是每年7~9 月的自然奇观——动物大迁徙。与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相连的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占地面积比马赛马拉大7倍,这整个区域是当今世界上数量最大、品 种最多的动物群栖居和更新世距今约260万年至一万年生态系统的最后遗迹。

    每年五六月间,生活在这里的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驼鹿、非洲象等食草动物和它们的天敌狮子、豹、狼等,成群结队地向肯尼亚方向迁徙。食 草动物在前,食肉动物紧随其后,这支浩浩荡荡的动物大军有时长达10余公里,据说在最高峰时,角马群的数量多达140万头。到八九月间,动物大军又向相反 的方向迁移。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壮观景象。在铺天盖地的角马群中,斑马仿佛被淹没了,只能点缀其中。狮子、鳄鱼循声而至,开始收获丰硕的猎杀。在波涛汹 涌的马拉河,角马堆积在河的南岸,拼死从鳄鱼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横渡马拉河,奔向水草丰茂的草原。

    我们没赶上那浩浩荡荡的“天国之渡”,却有幸在到达的第二天清晨乘坐热气球从空中看着一马平川的非洲大草原以及那些飞快奔驰的动物们。 12 人分成两组站在两边的吊篮里,机长和一个助理在中间,我们开始了体验冒险家的奇妙旅行。起飞时,我们都紧紧拽住安全绳。气球随着自然风的节奏在缓缓上升。 不远处,一个彩色的热气球正在准备中。飞起来时,太阳也升起了,一点一点的金色阳光渲染着天边的云彩。随着热气球的慢慢飘移,越来越多的景象进入眼帘。先 是看到一头母狮正在追咬猎物;然后是成群结队的羚羊、斑马和大象;最多的就是小巧的汤普森瞪羚(Gazella thomsoni ),从空中看上百只色彩鲜艳的羚羊在暗绿色的草原上奔跑,也是一道壮观的景色。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